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继承法

继父遗下7万元被姑母用来办丧事 继女诉请继承遭驳回

2018年5月10日  长沙婚姻家庭纠纷律师   http://www.aswwkdlaw.com/
    20年前,母亲李维再嫁,时年6岁的李婧自然成了陈根的继女。2007年,陈根和李维离婚。2008年,陈根病亡。今年已近30岁的李婧认为自己是陈根唯一第一顺序继承人,故陈根所遗下的7万元应有自己继承。于是,她将掌控这笔钱财的姑妈,即陈根的妹妹陈雯告上法庭……
    ●母亲再婚认了继父
    那是上世纪的1989年,离异多年的李维见到上海的陈根孤苦伶仃,便生恻隐之心。一来一往,有了感情。于是,携女儿李婧下嫁闵行,并举行了婚礼。这样,李婧便有了继父,自己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陈根的继女。一家三口共同生活,其乐融融。可是,在共同生活了多年后,老夫妻俩却经常为琐事发生争执,有时会争得个没完没了。一直到了2007年,也就是在他们再婚的第18年,继父母亲已无意再在一直共同生活,决定离婚。而此时的李婧出嫁多年,早已与继父母亲分开居住。随着家庭的变故,李婧自然与母亲李维走得更近,而与继父陈根则渐行疏远。
    ●母亲离婚分开居住
    再说,经历再度离婚的陈根遭受巨大打击后,一病不起。他深知自己来日不多,便将妹妹陈雯等兄妹叫来,交待“后事”:“这是一张7万元的存折,是我一生的积蓄。”他深情地对陈雯说:“你是我的同胞妹妹,这笔钱你拿着,以照顾我的生活。”然后,咬着耳朵讲出了存折的密码。陈雯受托,不敢怠慢。递水端饭,尽心照料。然陈根已病入膏肓,一月后撒手归西。陈雯兄妹则按照遗愿,召来至亲朋友,为陈根料理丧事。然后,陈雯兄妹还依照陈根生前“要将骨灰与父母葬于一处”的嘱咐,决定在今年冬至日将陈根骨灰落葬。7万元遗产,经过治丧、购置墓地等事宜后,也已化得所剩无几。正当陈雯等人沉浸在为哥哥办好的的安慰之中时,却又迎来了一场官司。
    ●七万遗产用于治丧
    那是离开陈家多年的李婧,知道继父陈根名下7万元财产的消息后,认为继父生前除自己以外已无其他第一顺序继承人。而姑妈陈雯却在继父死后占有支取了这笔钱财。于是,她将陈雯诉至法院,要求判决自己对这7万元款项享有继承权,并由陈雯归还。陈雯被迫走上法庭,认为“侄女”没有良心:陈根和李维女离婚后,独自生活直到去世。而李婧从未前来探望,也未尽过赡养义务。在陈根死亡后,丧事由自己和兄妹操办,而李婧也未参加。因此,李婧未尽到“女儿”之赡养之责任,无权继承陈根的财产。再则,陈根所留下的7万元钱款,已用于治丧、还债等事宜。鉴于上述情况,请求法院驳回李婧的诉讼请求。
    ●丧事未毕纠纷另议
    那么,李婧的诉讼能不能得到法院的支持呢?我们可以分析一下这笔7万元量产的来龙去脉。陈根在去世前一个月时,将陈雯等兄妹召集,并当着大家的面将存折及密码交于陈雯并嘱咐要继续照顾自己的生活。这些事实,应视为陈根授意陈雯支取存折内的钱款用于其生活乃至身后之事。陈根死后,陈雯依照嘱咐,办理了相关丧葬事宜。因此,陈雯支取存折内的钱款用于丧葬等事宜并无不当。又鉴于陈根的遗愿是将骨灰与父母葬在一起,而陈雯亦表示将于今年冬至遵照遗愿将骨灰落葬,为此,必然将产生新的费用。鉴此,目前李婧起诉要求继承存折内的钱款显然不合时宜。审理这起案件的法官建议,双方及其亲属可以在陈根的身后事处理完毕后就相关财产问题进行协商,如有争议,再通过诉讼等方式解决。法院认为,公民的民事行为应当遵守公序良俗,日前,闵行区法院作出驳回李婧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